悦悦仔仔

安包小迷妹啊咦嘿嘿 这里刘涛老公 杨烁女朋友 欢迎找我玩耍 QQ2647215184 来啊快活啊

遇上方知有

· 微?ooc慎入 穿插原著。
· 明天就要报道了 初三了要好好学习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· 其实我语文还蛮好的 怎么文笔就这么差呢
· 本来这篇文七夕前就码了一半 结果懒癌发作拖到了今天qaq
· 希望各位指点 祝食用愉快

以上作者b. b叨
正文以下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我是可爱的分割线

     安迪在工作上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,爱情中也是。
  
  当她听到包奕凡把魏国强是自己不愿承认的生父告诉他妈妈时,她的缝缝补补的心好像又裂开了。
  
  “包奕凡,那是我心中的狼狈与创伤,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,我选择告诉你,是因为我信任你,而你却转身就告诉了一个想要伤害我的人。”安迪气急。
  
  “安迪,我知道这事我的错,对不起。可是当时真的没有办法,那小老太太出了门就冲着魏国强去,我这不是怕再给你添麻烦嘛……”包奕凡耐心解释道。
  
  安迪的怒气却是丝毫不减。
  
  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要么你划线,要么我划线。”包奕凡拿着刀切菜的手顿了顿,转过身面向着安迪,拿刀在身前划过,“在你我之间划线?”
  
  包太是不可能接受她的基因的,既然不可能走到最后,那为什么要在一起,耗着包奕凡,这么做太自私。
  
  “对,我们分手吧。”她转过身抬头看着天花板,不让泪水滑落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分手吧,包奕凡。”她听到菜刀丢在砧板上的声音,无力地笑了笑。臆想中关门的声音却没有来,反而是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刺激着她的耳膜。
  
  他怎么还不走。
  
  安迪叹了口气,坐到电脑桌前,想要工作。无奈被卧室里那人掳走了心神。
  
  他现在一定也很生气吧。自己那么不信任他。可是安迪的原则和底线不允许她软下身段。
  
  再次专心工作无果,她暗骂一声,蹑手蹑脚走进卧室。房间没有开灯,借着外面的光亮安迪捡起包奕凡丢了一地的衣服。真是,这人怎么这么孩子气。
  
  “牛郎不许偷织女的衣服。”包奕凡闷声闷气地说道,安迪抬头,见他一双亮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双手。
  
  她在床边坐下,伸手抚摸着包子皮,什么原则底线统统见鬼,在包奕凡说出那句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时,更是忍不住大大点点头。她不想失去包奕凡。
  
  好容易才平息下的风波,又起。
  
  “包奕凡,为什么你这么爱自作主张?我有我自己的方法,凭什么你来替我做决定?”她真想当鸵鸟,这个时候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,可是她做不到。
  “如果你一直这样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。”
  包奕凡满脸歉意,但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。
  “安迪,对不起,打乱了你的计划,可是小明他住的那地方,实在是惨不忍睹,我不忍心……”
  安迪气急:“就因为你同情心泛滥,所以……唉,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。”
  
  “安迪,是我的错,我没有考虑周全,对不起,这一切我来善后,我来解决,好吗?不要再说分手了。”
  
  她心力憔悴,却依然看包奕凡把所有手续办好以后再开车回家。
  “
  安迪,求求你,不要再说分手了好吗?”
  安迪叹了口气,点点头。
  
  “其实这样决定也挺好的。疗养院环境好,照顾的也好。也谢谢你把这一切善后处理好。”
  “
  我制造出来的烂摊子,当然要我自己收拾。”
  “你去岱山的尾巴一定要清理好,不然被你妈发现了,可是真的麻烦。”
  
  “小包总,不好了,包太太带人去了岱山。”
  安迪正在南通包奕凡身边,听得清清楚楚。
     
  “包奕凡,一切都没救了。你妈妈会全都知道的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分手,我们一刀两断,她就不会再继续。”安迪无助地看向他。
  
  他皱皱眉头,竟应声点头。
  “好,我送你去机场。”轮到安迪愣住了。
  
  站在原地看着包奕凡把她的行李一样样收拾好。拖着她的行李箱,牵着她的手走出了门。
  
 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……走到今早才走过的大桥时,安迪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,她一直以为包奕凡懂她,懂她的臭脾气,懂她的小性子。原来他不懂。
  
  突然包奕凡回过头,盯着泪流不止的安迪,恶狠狠地说道:“还敢不敢说不说分手了?”
  
  她又愣住了,几秒后回过神来不住地摇头,“不敢了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  
  安迪是被他抱着回家的。一路上他说了很多。
  
  让她无比信服。
  
  不知道什么原因,包太竟然真的就此罢手了,也许包奕凡真的用了假装自杀的方法?安迪不知道。
  
  她只知道包奕凡懂她,爱她,视她如生命。
  因为她亦是。
  
  “Please don't say Leave any more.”
 
  你终会遇见这么一个人,他会用整个人生将你精心收藏,用漫长岁月把你妥善安放。很幸运,他们都遇到了。

天才爱学习

*一篇奇怪短小的文
*长篇放一放(懒)
〕作者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

  

      灰暗的天气,灰暗的心情。连包奕凡别墅里的气氛也异常奇怪。
  
  心疼的厉害,痛苦的浪潮拍打着她的胸口,就好比阵雨过后的天空。白云一片接着一片匆匆划过天空,使她的心脏不得不一阵收缩,一阵松弛,她的脉搏起伏不定,呼吸也变得稀薄,眼前发黑模糊一片,感觉全身的气力都从指尖忽然流走。
  
  “你明明知道我内心的所有恐惧和不安,你竟然还这么想我?”安迪的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,晶莹的泪在眼眶里打转,却倔强的不肯落下。
  
  “……”包奕凡嘴巴张了张,竟像失声一般,什么动静也没有。
  
  安迪偏头,为了不让他见到泪水。她还指望包奕凡会说些什么,哪怕是道歉也好,看来是自作多情了。包奕凡只是看着安迪看向他的眼神越来越冷,直到安迪关门离去,他才幡然醒悟。
  
  “安迪!”包奕凡追出门外,却早已不见安迪的踪影。他懊悔地暗骂自己,明明从来没有想过要失去的,怎么会……他愈是挣扎着想要逃脱,心底的疼痛来的愈是猛烈。还好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主,至少对安迪不是。
  包奕凡驱车赶往海市,却出乎意料地接到了安迪的电话。
  不等那头出声,包奕凡先诚恳地开了口:“安迪,对不起。我爱你。”
  回答他的只是一阵沉默。良久,安迪才说到:“包奕凡,你不明白吗?因为我的基因,有关我的爱情,亲情,友情,总是还没开始就注定结局。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考试,明明所有题目都做对了,却出乎意料地写错了一个单词,注定是和满分无缘。就像我们注定要分开。你不会明白的……你不用再来找我了,我不会回欢乐颂。我们……就到这里吧。”电话里安静的只剩包奕凡有些急促的呼吸声,安迪想他一定很累了。所以放开对大家都好。
  
  似乎没有留恋地挂断电话会好受些。正如他措不及防地闯入她的生活,所有的美好也仿佛在那一瞬戛然而止。
  安迪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,草草地吃过饭,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去。终于还是回了2201。
  
  两人似乎都很惊讶在这里看见对方。安迪从原先的惊讶迅速转为冷漠:“你来干什么?”
  包奕凡正色道:“对不起,安迪。别再说分开了好吗?人生本来就千疮百孔,也根本不给人选择的机会,就连结局也一样是上天注定。那我们为什么不在这注定到来之前及时行乐呢?我们要活在当下。安迪,我爱你,只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  安迪的眼泪终于来了。可她依然是摇头:“我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你的……”
  
  有些松动了,也许安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包奕凡继续说:“其实如果你遇到了不严谨的判卷人,写错一个单词根本就不是事,特别是在我们的爱情里,不严谨的包奕凡一定会给你打满分。”
  
  安迪终于从泪眼朦胧中抬起头来:“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?”她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  
  “我想是因为,天才爱学习,不到满分不罢休。”
  
  “那你惹我生气了,你要怎么赔?”
  
  “陪你一辈子,我的后半辈子都赔给你。”
  其实他和她之间并没有隔着一堵墙,也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,只是一缕风,在彼此的爱中无足轻重的风。包奕凡难过也感到幸运,相对于那些失去后痛哭流涕的人,毕竟他还有机会挽回。其实这世界哪怕再叫人失望,也会有一种叫美好的东西在暗地里生长。
  
  夜里,身体与身体的结合,心与心的紧贴,都没有一丝缝隙。他们用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爱情,彼此欢迎着对方,这不再是依赖命运和怪想,而是与宇宙本身同样强大的永恒的爱情。
  
  果然,天才爱学习,不到满分不罢休。

来过人间

*我依旧很可爱 文依旧很短
*纠结一个问题  我怎么能这么懒!
*情人节快乐!

分割线下正文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Chapter 3
     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,照着她恬静的睡脸,许是阳光刺眼。床上的人皱皱眉,几欲睁开眼,最后放弃了挣扎。翻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  不翻不知道,一翻吓一跳。手似乎触碰到什么热乎乎的,似乎是活物?原本睁不太开的眼睛,在那一瞬瞪大,睁圆。扑闪了两秒又马上闭上,安迪先伸出一只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上,再缓缓睁开眼睛。睡在自己身边的不仅仅是活物……还是个男人?天啊!!!

      她就算捂住嘴巴也差点叫出声来,可下一秒看清那男人的脸时,一切想叫想跑的冲动都没有了。安迪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包奕凡啊。

      愣了半天,她终于醒悟过来。包奕凡在床上也不对啊!安迪看看自己全. luo的身子,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是很不幸。随便一动腿,下身便是撕裂般的痛感。

      安迪摇头笑笑,这就是强大的基因. 花痴,放荡,对吧?虽然她知道了自己喜欢包奕凡,喜欢他带给自己的快乐,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在心中蔓延。本来昨晚有那么一下觉得基因也没什么大关系。可是她竟然能和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男人上了床,她才发现基因真的能很大的决定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所以不能害人。

      安迪悄悄地下床,走进浴室洗澡。床上的包奕凡笑着坐起身。其实他早就醒了,只是想看看安迪有什么反应。谁知道她做个思想准备都那么可爱。脸上写满了纠结,最后笑着摇了摇头。在包奕凡看来,这就是对他最后妥协的动作。可是谁知道呢,惊喜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   安迪走出浴室,看见包奕凡已经穿好衣服了。并且该sao包正一声声叫着宝贝儿,向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  安迪眼底划过一丝忧伤,但转瞬化为惊恐。她向后退,背紧紧贴着墙壁。她咬咬下唇,开声道:“你别过来!……”
包奕凡也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,霎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 “安迪,你没事吧?”试探的语气让安迪不忍,但是依然坚定自己心中的念头。包奕凡再次尝试向她靠近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求求你别过来……”安迪抱头蹲下,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难缠,非逼自己说出伤人的话来吗?……
       “包奕凡你听好了,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,甚至是厌恶。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记得,如果我真和你睡了,那我一定是疯了。”安迪语气中透露的嫌恶,使包奕凡没有注意到她的颤抖。

       “安迪,你真的这么想?我相信你……不会的……”包奕凡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,自己有什么资本让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和他一起?他没有。

     安迪看到他落魄的样子,很是难受,可是她不配,她不配拥有包奕凡这样优秀的男人,所以早断早好。

      “滚出去,现在!”

      看着包奕凡离去的背影,安迪心里生出好多难过,她苦笑着,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会演了?竟然把包奕凡骗走了,或许是他根本没她想象中那么爱。

      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  而门外的包奕凡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,安迪是爱他的,只是因为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,才一定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  他靠着门缓缓坐下,有些灰心。
      门里安迪泣不成声,包奕凡你知不知道,我真的好喜欢你啊。

       可是喜欢不一定要在一起啊。
    所以也别灰心,更糟糕的还在后头。

来过人间

*文笔依旧是这么渣
*文依旧是这么短
*我依旧是这么可爱
*可爱不是长久之计可爱我是长久之计啊
*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文是啥时候
*喜欢双击或者手动小红心好嘛

分割线以下正文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Chapter 2
下午睡多了的坏处就是夜晚会醒的早。
安迪半夜迷迷糊糊地醒来,在漆黑的房间里睁着她亮晶晶的眼睛。

好饿啊,饿得睡不着诶,怎么办?她有些懊恼地挠挠头,自己竟然从下午睡到了半夜?没有吃晚饭?而且……睡觉还没锁门……!忘了锁门?安迪惊恐地掀开被子,呼――还好没有人。她一骨碌翻身下床,顺溜地打开门,果然。安迪你出门旅游没带脑子吗?她心说。又不是没见过帅哥,干嘛整天神经兮兮的,难不成是……花痴……?

不会吧。明明自己还是很清醒的,老谭是最可信的人,来的时候航班号码记得,没疯啊。包奕凡给的手机号也记得……那为什么对他的感觉那么不正常呢?

算了算了不要想了。越想越烦,就这样吧。于是安迪“心安理得”地开始了她的寻食之旅。
她出了房间,在黑暗的客厅里走着,不知怎么,心里竟无端端生出一种悲伤,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伤。
为什么她是一个人呢?为什么她只能是一个人……因为她的基因吗?因为她的身世吗?但很快,她不会再为这些感到难过,因为有他。

“安迪?”男人的声音本身就低沉富有磁性,刚睡醒更是带了一种慵懒,她一下子竟然入了迷,呆呆站在原地,直到包奕凡打开灯,安迪才如梦初醒。

“醒了?饿不饿?”这个男人总是能一下子捕捉到她的心思,特别是在吃东西这个方面。

“是有一点饿了。”安迪不好意思地笑笑,眼睛也开始寻找房间里可以吃的东西,诶好像没有吃的。对了,包奕凡下午不是买了点生牛排之类的嘛,说是晚上他做晚饭。于是安迪把眼光转向包奕凡,笑眯眯地说道:“包总,会做饭么?”

包奕凡和安迪面对面坐着,两个人面前都是牛排,只是安迪那多了一杯牛奶。本来是包奕凡自己买来喝的,但是他硬是推给了安迪,美名其曰给她长个子。

“我168也不矮了好嘛,而且现在我也不能长了。”安迪撇撇嘴,不满地说道。
包奕凡站起来,慢慢往她那边靠近:“是不矮了,不过,我觉得你还能长。”
他贴近她的耳朵:“我都以为我在追一个初中生呢。”
温热的气息扑在安迪敏感的耳根,一种酥麻的感觉在她全身蔓延。她的脸不出意料的红了。

包奕凡暗暗激动,这肯定是对他有意思嘛!只要再努力努力就能追到手啦!
谁知安迪逃也似的回了房间,只留下愣愣的包奕凡和一句话。

“对不起,麻烦你收拾一下桌子。”

包奕凡摇摇头笑笑,无奈地看向被安迪折磨的七零八落的牛排,天才真是太可爱了。只是天才的年纪也不小,应该也经历了点……妈呀,难道天才还是处?

天才,真是太天才了。包奕凡边收拾东西边感叹着。收完便又缩到一米五几的小沙发上睡觉。

而安迪在房间里却久久不能平静,自己对包奕凡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,到底是怎样的感觉,如果真的是……

不能害人害己啊……
回国就断了联系应该就没事了……

现在安迪的脑子很乱,乱的像一锅炒糊的菜,还被掌勺的人乱搅一通。
真的喜欢上他了。这是她唯一清晰的一条结论。剩下的就算是在告诫自己不可以害人,要理智。

要怎样面对包奕凡?是安迪整个后半夜都在思考的问题。外头沉浸在美梦中的他完全不知道明天自己的表情有多精彩。说好的快追到了呢???

余生还很长,结局还未定。
谁知道相爱的人会不会在一起。

来过人间

*决定认真写一篇(我没承认我以前不认真)
*然鹅认真也没什么用
*虽然现在没剧情但以后会有的相信我
*平平淡淡才是真

分割线以下正文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Chapter 1
“求收留,求投靠,嘻嘻――求包养。”
包奕凡一身sao红色衣服,躺在沙发上,显得格外耀眼。安迪叹了口气,这可怎么当家具?心里想着不行,同意的话却脱口而出。

“OK,好吧。”她愣了一下,她怎么会同意?好吧,她承认包奕凡很帅,可他不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啊,她的定力没那么差吧。甩甩脑袋,看向激动得要命的包奕凡,莫名其妙的,她的脸上迅速染上两抹可疑的红晕。该死,怎么这么烫。

她快步走进房间,锁上门,呼吸着房内的新鲜空气。

“午饭你自己吃吧,我睡觉。”屋里头传来她有些急促的话语。

“好。”包奕凡平静地回答道,似乎早就预料到。但一声憋不住的笑出卖了他,安迪害起羞来真是可爱极了(谁跟你说人家是害羞啊喂!)包奕凡摇摇头,可爱归可爱,但是要把她骗出去吃饭(增进感情)还真是不容易啊。这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方法一套一套的,怎么到了她这就不灵了呢,奇怪。

安迪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的脸足足盯了三分钟。这肯定不是什么害羞,对,肯定不是。她长吁一口气,自己怎么会对一个明明不喜欢的男人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举动呢?还有,好饿。
“安迪,一起出去吃饭呗?”包奕凡实在是怕安迪饿着。(真)
她不是说了不跟他出去吃吗?虽然她的肚子很饿了,可这是原则问题!所以不可以,不可以去。

“安迪?”良久没有听见回应,包奕凡疑惑地敲敲门,难道这么快就睡着了?
“不了。”恰巧这时门被安迪打开了。其实只是有一点点想去……
“去呗,你看你一个上午都没吃东西了,吃点泰国的咖喱什么的。你看怎样?”
“不了吧。”安迪摇摇头,想要把门关上,却被他一把拦下。
“我们还可以去吃点街边小吃,听说有那种沾巧克力的棉花糖,我们去试试?”
包奕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所以他琢磨着还有什么办法,是软磨呢?还是硬泡呢?

“好,好吧。”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对吧……

包奕凡很奇怪,是什么东西魅力那么大可以把安迪“骗”出门呢?他觉得安迪喜欢的东西似乎都有些奇奇怪怪的(是的,包总您最奇怪了!)

等到了餐厅,包奕凡更是吓了一大跳,这个华裔美女,虽然对吃的感兴趣,却不会点餐。真是稀有,太稀有了。

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“……都行,我不忌口的。”安迪犹豫了一会会,她想,毕竟和包奕凡还不是太熟,而且这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不过光天化日,他也不能做什么吧?……不存在的。她这样想着,还是吃比较重要。反正她来普吉就是来散散心,吃多点也没什么。于是她被自己强大的内心说服,回答了包奕凡。

很快,包奕凡对安迪刮目相看,不仅仅因为她面前的空盘子,还因为她“优雅”的吃相。
“安迪,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女孩子吃饭要淑女些吗?”包奕凡开玩笑地说道。
却不料她十分认真地回答:“不好意思,我是孤儿,在福利院长大,后来养父母有教过,可还是记不牢。”包奕凡愣了愣。

“怪不得你这么聪明,原来是外星人遗落在地球上的孩子。”
他真的很真诚,安迪知道的。
“谢谢你啊,你是第一个这么安慰我的人。”
“不不不,这不是安慰,这是事实!你那么聪明,又那么好看。你说说,有哪个地球人像你这样的?”安迪被包奕凡认真的样子逗笑。

“有很多吧,听说包总您阅女无数,看来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包奕凡心虚地咳了几声:“你听谁说的?这么不道德。”
安迪耸耸肩,“还听说从南通出来的美女都要先问问认不认识包大公子呢。”
“咳,我…那么多女孩喜欢我呢,总要给点机会吧,怎么能让美女在我身上浪费大好青春?是吧。”
安迪笑出了声,这又是什么歪理,这人还真是什么都说的出来,“根据现在已知的资料和线索,外星人都很丑。”安迪挑挑眉,看你怎么继续编。

包奕凡显然没有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挖下了这么一个大坑。但机智如他,仅仅只是愣了几秒,便给出了答案。

“找到的外星人肯定和你爸妈不是同一个品种的!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我比较聪明!”
从来没有人这样跟她拌过嘴,安迪想着,噢,还有曲筱绡。老谭总是会让着她。这么说来包奕凡还是挺稀有的。

“安迪,吃饱了吗?”看她没说话,包奕凡连忙岔开话题。
“嗯?嗯,吃饱了。”安迪看看单据,很自然拿出一些泰铢要递到服务员手里,很不幸,被一个男人抢先了一步。
见安迪一脸疑惑,包奕凡嬉皮笑脸道:“哪有让美女付钱的道理呢?”
安迪摇摇头:“不行,不能欠着。”说着就要掏钱。
“不不不,你要实在想还……那下午陪我去逛街吧!”
他实在是看不惯安迪的“男人味”,要不是提前从小曲那知道,他都以为谭宗明的业务发展到泰国来了。
“不,我还是还钱给你吧。”
“不行,你得听债主的!”
安迪看不行只好妥协:“我在飞机上没睡好,今天中午也没睡成,你就让我休息好不?我真的好累了。”她还真有些可怜兮兮地说道。

“好吧,那我们明天去。”
她算服了:“行吧。”安迪摆摆手,表示真是受不了,只好同意。
躺在沙发上包奕凡想,为什么安迪对他有些排斥?这么大了,他还没被女人嫌弃过呢。总有一天他会搞明白这些的!

安迪躺在床上,觉得她今天表现真好,没有犯花痴√没有在别人面前吃很多东西√没有同意不该同意的事情√总的来说不错√依旧是高冷的一天√
于是她心满意足地睡去,梦里没有那穿大红色衣服的女人,而是梦到了甜甜的棉花糖巧克力。

第一眼遇见,第二眼沦陷。
睡梦中的她还不知道某些东西在悄悄地改变。

酩酊

今天是圣诞。
是啊,今天是圣诞。安迪有些惆怅地看向窗外。包奕凡怎么走出去应酬了?
安迪走进厨房,微波炉上的字条依旧是那么暖心。只是不知道为何,安迪看了就是气闷。虽然今天是星期一,但包奕凡逼着她跟老谭请了一天假的诶,说什么圣诞节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。安迪冷哼一声,想欺负她不懂吗?她可是在美国生活过的诶,圣诞节怎么会是团圆的日子咧?假装被他骗到了吧,但他现在倒好了,人呢?安迪越想越生气,直接从冰箱里拿出久未开封的面包,忿忿地在餐桌上啃了起来。哼!今天谁理包奕凡谁是小猪!
无意间瞟到餐桌上包奕凡留下的纸条,虽然不开心,但她还是打开了。
“亲爱的,我出去一下,很快回来。爱你的包子❤️”
什么“亲爱的”,安迪早就习惯了,但她却突然笑出了声,原因是落款后的一个小爱心。包奕凡都多大的人了,还是个男人,安迪边啃面包边笑到。怎么会画这种东西呢?算了吧,看在他这么……可爱?的份上,就暂时原谅他吧。
吃完早餐,她走下楼,想着就在下面逛逛,等着包奕凡回来,在楼下无所事事地闲逛了一会,安迪叹了口气,自己怎么没了包奕凡就没啥事干呢?这可不是原来的她啊。
话说今天天气真不错。抬眼望去,却好巧不巧看到了他。包奕凡和一个女的?他们两个脸上都有笑意,包奕凡摸摸女孩的头,跟她说了些什么,女孩高兴地点点头,抱了一下包奕凡便走了。真是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啊。安迪又有些不高兴了,她不是觉得包奕凡会变心,或者说自己没那个女孩漂亮什么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爽,而且她很奇怪,自己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不开心,不就是摸摸头……抱一抱吗?没什么的。理智这么对她说。可她却来到地下车库,开车去了公司。心里庆幸着自己带了车钥匙。这一次安迪感性的小人终于站在了理智之上。
“老谭,今天下午或者晚上有什么聚会研讨会之类的吗?”
“怎么?不请假啦?今天不是和小包总甜蜜去了吗?”
安迪翻个白眼,“好了,别问这么多。到底有没有?”
“有有有,真是服了你们两口子了,他惹你生气了是吧?这是个今晚慈善晚宴的请柬,你可要想好咯。”
慈善?……不怕!她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。
“好,谢了。”叫他瞒着自己去见别的女人啊,安迪忿忿地想到,可是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,安迪你要稳住,这有什么好生气的,你不可以这样的!但这一回她就是想任性一把。
这时候包奕凡回到家,却没见着安迪的身影,正当他奇怪的时候,谭宗明的电话来了。
“喂,包总,你是不是惹安迪生气啦?”
包奕凡认真思索一会,“应该没有吧。”
谭宗明摇摇头,“以我对安迪的了解来说,估计是生你气了,不过不太严重,还有挽回的余地。”
“那她去哪了?”包奕凡依旧是不解。
“她找我要了今天晚上慈善晚宴的请柬,在那兴许能碰见她。”
“谢谢了。”包奕凡挂断电话,便给安迪打过去了。
“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,请稍候再拨。”打了几个回答他的都是机械的女音。包奕凡奇怪,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?
匆匆扒了几口午饭,便赶到公司,翻出了角落的请柬,还好,本来以为今天不去的,差点把它给撕了。
安迪准时来到会场,这里和外面对比确实有些阴暗,心里也有几分担心。
不怕不怕,不就是个慈善晚宴嘛……不会有什么的。
“请xxx……xxx……以及晟煊CFO何女士上台,掌声欢迎!”
什么?竟然还有上台这个环节?晚宴不应该是走来走去,随便吃吃东西的吗?上去是要干啥?拍照吗?好的吧,还真是。
安迪站在人群中间,摆出尴尬又不失得体的微笑,虽然不自在但依旧是人群中最耀眼的星。包奕凡一眼就看见了。站了许久,安迪的笑有些僵了,“各位请入座!”她松了一口气,呼,终于好了,但是现在是要回原来的座位吗?然后要干什么?
“安迪!”咦!是包奕凡!安迪兴冲冲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是他。他怎么会在这里呀?包奕凡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让安迪走在前面,心里在暗暗发笑,没生气呀。这时候安迪才猛地想起,自己还在生气耶!怎么可以理他呢?不行不行,稳住,你现在还要靠他呢安迪。她强忍着自己的小脾气,想着还是回家收拾她算了。
“我们坐一起吧?”包奕凡问道。
安迪沉默了一会,唉,算了,小猪就小猪吧。
“不好吧,我们还没公开呢……”她有些担心。
“那……我坐你对面?”
“行吧。”安迪收起她的表情,冷漠地回答道。
“你……今天是生气了吗?”包奕凡试探着。
“没有。”
那就肯定是生气了的,是为什么呢?自己应该没做什么吧。
“今天上午我没……噢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他猛地想起什么,连忙解释道。
“我想的哪样?”安迪挑挑眉,她还没说什么呢,真是做贼心虚。
“我回家跟你说行吗?”包奕凡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“好啊。”就给他点时间吧,看他能编出点什么来。
两人隔那么远“畅聊”的一幕,就被一些小迷妹小迷弟拍了下来,他们想着两人说不定可以走到一起去呢,郎才女貌,多配啊。只是他们不知道,他们的愿望早就实现了。
酒会好容易开完了,两人分开离场,走着走着又走到一起去了。
“你坐我车吧,你的车明天我送你来开,看你也有些累了。”包奕凡说道。
“好吧。”她勉强答应。她确实也有些累了。
回到2201,安迪冷冷地盯着他:“说吧。”
然后就摆出一副“你编吧我听着呢”的样子。
包奕凡清清嗓子,开始了他的“发言”:“她是我姑姑的小女儿,叫苏楠煜(咳咳咳),经常来我家玩你没来见过,不认识也不奇怪。不过一个月前出国了,今天才回来,上午我去机场接她,她非说要来看嫂子,都跑到门口了,又被我赶了下去,怕吵到你休息,哄她哄了好一阵子才不生气的……安迪你怎么了?”
本来听包奕凡说话听的好好的,安迪的表情却不知为什么,越来越凝重。
“包子,你说我是不是付出的太少了?你看,连你的表妹我都不认识。我到现在都没去过你家,也没有公开……”安迪有些愧疚。
“怎么会呢?你能接受我已经是对我最好的付出了。”包奕凡安慰着。
“包子,你对我这么好……我该怎么报答你啊……”安迪的眼睛有些湿润。
“以身相许呗~”本来多么煽情的一会,被包奕凡一句“谄媚”的建议打破了。
安迪被他逗笑,“这不行,太多了。我想好了,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安迪调皮地眨眨眼睛。
“好,我期待着。对了,那我的圣诞礼物呢?”包奕凡觉得这个小傻瓜肯定给忘了。
“哎呀,忘了准备了……”
“没关系,把你送给我吧。”果然吧,还是自己比较了解她。
“好吧,包奕凡先生,现在我把安迪送给你咯,但是明天你要还回来的!”
“早就是我的了,不用还了。”
“喂!!!!!”
是夜安迪看着包奕凡不知怎么就晕乎乎的。
未饮酒,却已酩酊。
第二天,在安迪的微博首页上,多了一条置顶。
“Give you a brief introduction. This is my boyfriend @包奕凡. ”
很快,微博首页上,被这条消息占满了,众人议论纷纷。
其实包奕凡早就猜到了。没有人知道,在那一晚,他在心里悄悄念到:“安迪,你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,圣诞快乐!”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[cp]迟到了超久的圣诞[偷乐]芭莎慈善夜的梗???应该是的吧嘿嘿,文笔渣,不会开车,连自动挡都不会[允悲]凑合着看吧。至于里面乱入的我咳咳咳,你们要习惯[doge]我就只是想见安迪一面!!!算了不BB了,将就看吧[羞嗒嗒]
#安包夫妇##安迪包奕凡##永远的安包# ​​​[/cp]

秋千


咳咳咳,时间线错乱得像坨屎hhhh ...
ooc属于我!
文笔渣,不及大佬们/膜拜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我好早就在司马家了。
就在那个叫张春华的女孩子还叫司马懿“仲达哥哥”的时候,我就已经在这了。那个时候张春华矮矮的,肉嘟嘟的,脸上总会带着一抹红晕。而司马懿脸上也还有些许孩子气,但在比他小十岁的春华妹妹面前,却总爱装老成。

他会把她放在秋千上,然后自己站在旁边,结果总是张春华蹬着脚想把秋千甩得老高,而司马懿在一旁心惊胆战地护着,生怕她跌落。

“仲达哥哥,你可以放手么?我想让它甩高高。”
“不行。你会摔下去的。”
“不会的!你看!”她蹬着她的小短腿。
我“咯咯”地笑起来,秋千开始大幅度地摇晃,司马懿连忙把它停住。
“司马懿!你在干什么?”
“我,我错了……”

后来,再次见到她,她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,五官精致,眉宇之间散发着英气。我想,这么一个人,嫁给我家二公子也不错。不一会张氏夫妇也来了,两家似乎商讨了些大事,依我猜,肯定是好事,果不其然,两大家子人走出来时都喜气洋洋的,除了张春华看起来有些担忧,但她甩甩脑袋,又换上了愉悦的笑容,我感叹着,不愧是行走江湖的“春小太岁”。
过了两三个月,我又见着她了。着一身红装,红盖头随着微风轻轻摇动。司马懿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我知道,他真的很开心。
因为在他深邃的眼眸里,有一种叫喜悦的东西在慢慢晕开。
张春华,哦不,该改口了,司马夫人,好早就回到屋里,而司马懿在外面被各种宾客敬酒。
“你小子不错啊,娶个这么年轻贤惠的媳妇。”
“是是是。”司马懿点着头应着。可不久以后,司马懿表示:贤惠?不存在的。
不知过了多久,看到司马懿踉踉跄跄地回了房,又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“司马懿?”
“……你该叫我什么?夫人。”
“???司马懿,你喝多了,咱不讨论这个。”
“我没有,我清醒着呢。嗝。”
算了,懒得理他。
“怎么睡?”
“是什么关系就该怎么睡啊。”
“!!!???”什么东西!?
第二天,司马防夫妇十分欣慰地笑了:“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儿子是断袖了!”
司马懿和张春华两人似乎也很快适应了这种新关系,他们“相敬如宾”。
“司马懿,你找打???”
“夫……夫人,我错了……”

很快,张春华怀了第一胎。司马懿每天都为张春华忙前忙后。
“司马懿,我有点饿了。”张春华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,良久没有听到回应,她有些疑惑地走出来,“司马懿?”
他匆匆从厨房跑出来,“夫人,我在学着给你煲汤呢。”
“???我不要喝汤。”
“不行不行,补身子重要,你现在可是两个人。快回房呆着。”说完便回到厨房开始忙活。
张春华悄咪咪翻个白眼,便道后院愉快地玩耍起来,哼,她才不要理司马懿咧,谁听司马懿的话,谁就是大傻子!
“张春华,你怎么又到处乱跑?伤了身子怎么办?”
我隐约看到张春华吐吐舌头,但眼里似乎有些感动。
她好像能感觉到,他不仅仅是为了孩子。

几个月过去,张春华要生了,难产了。
司马懿紧张地在门口来回踱步。
大夫走出来问“保大还是保小”时,他犹豫了片刻,艰难地吐出“保小”两个字,便久久得呆愣在那。
眼中全然是不可置信,他怎么能这么说?
孩子没了他们可以再要,但张春华要是走了,他该怎么活?
像她没来以前那样?不行。
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每一天。每一天和他闹小脾气,每一天揪着他的耳朵喊司马懿,或是生气时扑到他身上的可爱模样,他都很喜欢。所以,没了张春华,他该怎么办?
还好还好,母子平安。当这个消息一传出来,司马懿是第一个冲进去的。看到她惨白的脸,心像是被什么捶打似的,生疼。他们抵着头笑着。
“夫人,没事了。”
我有些难过又感到欣慰,身体微微晃动起来。

可惜好景不长,司马懿遇到了他生命中的敌人――杨修。
为了和他的敌人抗争,司马懿联合荀彧演了一出戏,这戏里,大家都用了真情。但是司马懿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女人竟会这么傻,她安顿好一切,去劫法场。当司马懿出现在高台前时,他听到她唤“仲达”,他第一次看到她落泪。
这些都是后来在院子里司马懿和张春华聊天时我听见的
“司马仲达,你要是再这样骗人,我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了!”
看着张春华气鼓鼓的样子,很可爱,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手感真好。
“我以后骗谁都不会再骗你了。”后来张春华每每想到这话,都会落泪。
多好听的话,可惜后来他食言了。

那一天,司马懿把书晾在了我身旁,可天空不做美,下起了淅沥的雨,司马懿还装着病呢。他有些踉跄地跑出来收他的爱书,却被一个婢女看见。
“司马懿,你给我滚回去!他呆愣了一下,便看见他的夫人如离弦之箭般冲进了雨里。
“夫人,小心啊!――”
我有些担忧,但又怕司马懿做出什么傻事,所以我晃动着身体,想要引起司马懿的注意,却发现他还望着雨中出神。我叹了口气,继续“咿咿呀呀”地响着。
“我……把她……杀了。”听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。
“别怕,我在。”
张春华摇摇头,“这次真是冲动了,本可以不傻的,下次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便被司马懿打断。
“不会有下次了。”是的,再没有下次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那个叫柏灵筠的女子入府了,长得罪真是妩媚至极,我要是个男人,我也喜欢她。她说起话来娇滴滴的,比大大咧咧的张春华会说多了。可我还是更喜欢张春华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还记得那天全家人捏住她的软肋演了一出戏,这戏里只有她动了真情。看到她哭到红肿的眼睛,我心疼,很疼很疼。也不知道司马懿怎么想的,就这样伤了深爱他的张春华。
这好像是她第二次哭。她为了司马懿接下了她十分抗拒的圣旨,接受了柏灵筠,可换来的什么?
是司马懿的欺骗,是他的一声声“老东西”,“白活了”,是他的一句“老物面目可憎”。
也不知道张春华还记不记得,司马懿曾经说过:“无论夫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司马懿的夫人。”他说的也没错,张春华还是他的夫人,只不过他的心似乎已经不在她身上了。
我再也没有听过张春华有些温柔地唤他仲达,也没有见过她揪着司马懿的耳朵要对他施家法。听到的只是一片沉默,或一声府君,看到的只是冷淡的眼眸和强扯的微笑。司马懿似乎也会为这些懊悔,自己的戏演的太过。每次想到这,我都会难过地哭泣起来,身体也微微颤抖。

再后来,张春华绝食了,听到这件事,司马懿眼里流露出少见的紧张和心疼,不一会便匆匆跑进张春华的屋子里,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没过多久司马懿就走了出来。
“要不是因为两个儿子,谁会来找你啊?”
口是心非,他真的不知道这样会将张春华越推越远吗?司马懿啊,你的书都白读了。隐约间,我仿佛听见了张春华心碎的声音。
很快,张春华不闹了,她非常平淡,平淡到我都不信,看到司马懿只是淡淡的笑,行个礼便过了,可眼底的难过骗不了自己。
我想她还是很爱他。不然怎么会伪装。
我晃晃身体,想要分散张春华的注意力。
谁知她只是瞟了我一眼,眼底便流露出痛苦神色。
她匆匆离去,我无奈地停下。
为什么?我不解。
噢,这里有她和他太多美好的回忆。
最后一次听到她的消息,她已经马上要撒手离去了。
不知道她临终前对司马懿说了些什么,不一会便听到司马懿已经有些无力的哭喊,一声声唤着“春华”。我知道,她再也回不来了。
我也被这悲痛的消息压倒,再也晃不动。
你们知道吗?我就是那架秋千,看他们度过大半生的秋千。
我又听到有人议论,张春华临终前对老爷说了些什么,让他如此难过,我想也没有说什么吧。或许只是将手搭上他的耳朵,轻轻地唤了声“仲达”。
记得就在张春华死的前几天,她来过我这。她望着我出神,她说,“这些年爱他爱的太累,到最后还是要放弃的不是吗?”不,不是的,我很想告诉她,他一定也很爱她,他只是心系朝野,心系众生,他只是忘了你再坚强也只是个女子,他只是忘了,下辈子他会偿还的。

有人说想要把我搬走,被司马懿拒绝了。
有人说司马懿疯了。
有人说司马懿要死了。
我想是的。
因为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,站在我的面前,轻轻地说了一句。
“夫人,我们来荡秋千吧。”

―END―